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忠博客:会呼吸的草地

陈忠作品选

 
 
 

日志

 
 
关于我

陈忠,男,曾用网名:散淡的人、雅戈、一枝笔、普度、隐鱼、姬枬等。1960年出生于济南,2007年就读山东大学作家研究班。九三社员。曾在《金融导报》、《中国妇女报》做过记者、编辑,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协会员、山东散文学会副秘书长、济南市作协主席团成员、副秘书长。出版个人诗集《在夜的旷野上》、《让面孔呈现面孔》(与人合集)、《空中之巢》(与人合集)《二重奏:羽毛一样轻舞》(两人集)《漂泊的钢琴》《青苔上的月光》《徐志摩与济南》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的眼帘撩起寿康泉  

2015-04-08 18:59:17|  分类: 随笔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48《济南时报》第B10 笔记  济南往事

陈忠

 

上初二时,中午饭几乎都是到母亲单位毛巾厂食堂去吃。

母亲的单位在后营坊街东头路北。出食堂大门,往右一拐,有条向北的石阶小巷,窄长,走到尽头,是护城河南岸。巷口的左边有一大而方的泉池,叫寿康泉,泉水十分旺盛,溢出的泉水,时常会流成一片水湾,也有直接流入护城河的。

那个年代,到处闹革命,有时下午没课上,我就独自到寿康泉玩。

盛夏的寿康泉,少有的清凉。泉池边,有一老槐树,树上有很多只不知名的小鸟,也有知了,挂在岸边的柳枝上,叫个不停。老槐树下,经常有坐在杌扎子上乘凉拉呱儿的老人们,也有些大娘小媳妇蹲在池边淘洗什么东西。

听老人们讲,寿康泉原先有两个方形泉池,南北并列。南边的池子,约有3平方米,水清味甘,是周边一带居民生活的饮用水源。北侧的池子,约有5平方米,是洗衣淘菜的地方。还说,喝这泉水的人,都能长寿百年,其中有位田姓老太太百岁寿宴时,曾得到朝廷的旌表,还有廉姓、勾姓老太太等多人都长寿近百岁,因此,命名此泉为“寿康泉”。

我喜欢一个人坐在泉池边,看珍珠水泡不时地吐露出来,看河对岸钓鱼的人,或者,用细绳拴着玻璃瓶,放入水池中,诳水里的小虾小鱼儿。有时真的会诳进几只小虾小鱼儿,然后,再放入瓶中一根水草。举起来,冲着阳光一看,水草嫩绿得透明,在水草间游弋着的小虾小鱼儿,也是透明的。

一天,我正玩得很恣的时候,一个经常在这里瞎胡逛的大孩子走了过来。他伸手就想抢我的玻璃瓶子。这家伙是个祸害,经常抢小孩的东西,有时人家不给,他就揍得人家孩子哇哇地哭,满街跑。

我实在是不舍得给他,我还要拿回家给我弟弟玩呢。

就在犹豫之时,听见远处传来一声喝斥声:干嘛哪?身上又刺挠啦是吧?

我抬头一看,是苏新阿姨,我母亲的同事。

苏姨过去当过兵,她的丈夫也是当兵的,后来在历下区武装部工作。苏姨在我上高中时,曾是济南二中工宣队的驻校代表。就住在小巷南口右侧的院里。

俺和他闹着玩,没怎么着。那家伙嗫嚅道。

告诉你,再看见你欺负捣宝,我就找你爸爸去,让他打折你的胳喇拜,还不走? 

那家伙灰溜溜地跑了。

苏姨领着我沿着那条石阶小巷往回走上去。车间又发汽水了,你妈让我叫你回去喝去。

后来,再去寿康泉边玩耍,那家伙见了我还是很立睖,但只是远远地站在那里。 

而今寿康泉逝去了,连同泉池边格外白的雪、石壁上湿滑的苔藓、蝉声中滑过的那一丝清凉、大雁南飞时孩子们捉迷藏的背影……还有小龙神庙、豆芽坊、那座二层小洋楼、被砸碎的泉碑、街东头坚固的街门、一街的青堂瓦舍,都沉入了记忆背后的暮色里。唯有黄昏时分,母亲们站在家门口唤自家儿女回家吃饭的声音,还久久地飘荡在回忆的上空。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