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忠博客:会呼吸的草地

陈忠作品选

 
 
 

日志

 
 
关于我

陈忠,男,曾用网名:散淡的人、雅戈、一枝笔、普度、隐鱼、姬枬等。1960年出生于济南,2007年就读山东大学作家研究班。九三社员。曾在《金融导报》、《中国妇女报》做过记者、编辑,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协会员、山东散文学会副秘书长、济南市作协主席团成员、副秘书长。出版个人诗集《在夜的旷野上》、《让面孔呈现面孔》(与人合集)、《空中之巢》(与人合集)《二重奏:羽毛一样轻舞》(两人集)《漂泊的钢琴》《青苔上的月光》《徐志摩与济南》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深度叙事:一种俯视尘世的精神高度  

2015-03-02 11:33: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度叙事:一种俯视尘世的精神高度

——读宁昭收诗集《时间的伤》

 

陈忠

 

前段时间,与一诗友聊起当下诗歌创作的话题时,我曾说过这样的话:评价一个人的诗歌时,评论者首先要把自己放在读者的位置上,才能客观地对一首诗歌做出公正的评断,而不应把自己定位为评判员,以己之见,误下结论,这不仅是对作者的不负责任,而且,会误导读者的诗歌审美趋向。

学弟宁昭收让我给他的新诗集《时间的伤》写点东西,我很是惶恐,并感到内怯,一是对诗歌越来越有了敬畏感,二是怕谬解了学弟的好诗。

但是,在这个生活越来越物质、人心越来越浮躁的年代,谈谈诗歌,毕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并且,能让人静下心来,思考些物欲之外的东西。

宁昭收为人质朴、真诚,结识多年,深感文如其人,怀袖美玉,睿智善行。

诗歌以语言为最高艺术追求,并以呈现自身的情感、独创的观念为真义,用敏感的触觉,自身的艺术洞察力,使人感知这个诗意的世界。同样,诗歌境界的高低,也取决于诗人的思想境界。正如清人李重华在其《贞一斋诗说》一文中所说:"诗求文理能通者,为初学言之也;诗贵修饰能工者,为未成家言之也。其实诗到高妙处,何止于通?到神化处,何尝求工?" 读宁昭收的诗,不能说均是上乘之作,都达到了艺术境界,但也不乏佳篇名句。

当今中国诗坛,叙事性诗歌写作正形成一股新的潮流,并引起了诗歌界的广泛关注。有人将这种潮流称之为又一个美学原则的崛起,有人则认为是对处于低迷的当代诗歌打开了一条新的创作通道,的确,这种新的诗歌表现手段,为当代诗歌创作注入了新的活力和创作的空间。

记得有人这样说过:诗歌的叙事性有别于叙事诗,是没有情节只有细节、只有日常生活场景和微妙心理阐述的叙事,是倾向于复杂、也倾向于单纯的叙事,是一种对自身生存体验的显示方式,是有意味的叙事。

我比较赞同这种说法,这让我想起了宁昭收这本诗集里的一首《城市多了一座假山》:

 

整整一个春天

一群民工 一群起重机

做着同一个事情

 

把一块石头

叠在另一块石头上

这是小城当前最重要的事情

 

愣头愣脑的石头

在他们的合谋下 俯首帖耳

像一群听话的孩子

 

在这个春天集合 在一起

平坦空荡荡的广场

就有了一座气势磅礴的山

 

整整

一个春天的时间

小城有了一座不算矮的山

大山 却失去了亿万年前的孩子

 

一群民工,用一个春天的时间,来建一座假山,这看似荒诞但又现实的城市一景,在我们这个浮躁而庸常的年代里,却是司空见惯的“景观”。宁昭收由此发现: 小城有了一座不算矮的山/大山 却失去了亿万年前的孩子/。这首诗摆脱了过去那种意识形态幻觉的集体叙事,同时,也转变了习惯性的文化态度和观察视角,显示出了作者对现实发言的技巧。诗人孙文波曾在《我的诗歌观》写到:诗歌与现实不是一种简单的依存关系,不是事物与镜子的关系。诗歌与现实是一种对等关系。这种对等不产生对抗,它产生的是对话。但在这种对话中,诗歌对于现实既有呈现它的责任,又有提升它的责任。这样,诗歌在世界上扮演的便是一个解释性角色,它最终给予世界的是改造了的现实。”

诗歌叙事性的运用,有助于诗作者摆脱绝对的情感和格言式的写作,使诗更能接近地气,而不是游离于生活之外的虚假抒情,从而使阅读者具有切身的、可以还原的现场感。

曾经 无数次设想

经过一条被叫母亲河的河流的时候

是否应该敬礼 欢呼

 

一次次在梦里 穿越黄河

羊皮筏子 漩涡里挣扎

水中游满 竞渡的金色的鲤鱼

 

匆匆的 不过几秒钟的时间

从桥的这边 走到桥的那边

黄河就成了取景框中的背景

 

那些浑浊的黄色的河水

容不得我敬礼 欢呼

曾经汹涌的历史 静静的流向天际

 

从河东 到河西

一箭之地 古老 悠远的黄河

被一座斜拉大桥 拦腰斩断

只在瞬间

 

这首《车过黄河》不再是以一种自我抒情的姿态出现,它临照出工业时代的可变性、繁复性和对立性,作者通过“车过黄河”这个简单的事件,加入了对具体生存情境的追问和思考,它呈现出的各种可能性,使阅读者也不得不置于与具体生存情境对称的立足点上,自觉地承担了“被一座斜拉大桥”拦腰斩断”的疼痛感。
    
著名作家茅盾早在1937年就写过一篇《叙事性的前途》的文章,他注意到从抒情性到叙事性在当时中国新诗的新的倾向,他说:这是新诗人们和现实密切拥抱之必然结果,主观的生活的体验和客观的社会性的要求,都迫使新诗人们觉得抒情的短章不够适应时代的节奏,不能把新诗从书房和客厅扩展到十字街头和田野了。”

叙事性重新为当代诗坛广泛采用,使更多的先锋诗人,在遵循叙事性的精神下,创作出了很多佳作,比如韩东的《有关大雁塔》、《我看见大海》、师江的《黑夜》、王寅的《灵魂终于出窍了》、伊沙的《车过黄河》、雷平阳《杀狗的经过》等等,这些诗人们在保持叙事的原创性同时,也在深度的掘进上做了必要探试,并使深度叙述成为当代诗歌创作的一种发展趋势。

从宁昭收这本诗集里,可以阅读到他叙事性诗歌的深度,并感受到他的悲悯,关切、疼痛、深刻或反思。他这种对具体生存情境的深度感受的楔入方式,使他的诗歌作品,展现出他美学体验的姿态。比如《总是想起他们》《他们》《线偶》《有那么多空房子空着》《春天的黑蚂蚁》《县城意象》等等,都表达出作者愤世嫉恶的血性、唯美求真的态度、忧思百结的情怀,显示着其诗歌的微言大义。

宁昭收的诗一般都很简洁、直白、别致,文字也不矫情、浮躁,阅读之后,诗的质地和诗的意趣,都会给读者以内心的认知,留下不尽的品咂。在《秋天的叶子飘下来》中,诗人从具象入手,铺展想象,通过一片叶子的堕落,演绎出内心之爱的苦涩,并给人以无限缠绵之感和感悟死亡之美:“整个秋天/我就做了一件事情/看到叶子的飘落 忽然明白/其实 叶子的死亡很美丽/” 此诗虽短而意丰,语浅而意深。

以上零零散散写了些读诗的感受,是我读宁昭收诗集《时间的伤》时想到的。我不太懂诗歌理论上的东西,认识比较浅薄简陋,或许,还没有真正体悟到其诗的语言艺术和艺术境界。读者若感悟其诗的博大精深,可去读宁昭收的诗集探寻。

诗艺上的追求是没有止境的,相信宁昭收的诗歌会写得越来越好。

对此,我深信不疑。

 

201523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