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忠博客:会呼吸的草地

陈忠作品选

 
 
 

日志

 
 
关于我

陈忠,男,曾用网名:散淡的人、雅戈、一枝笔、普度、隐鱼、姬枬等。1960年出生于济南,2007年就读山东大学作家研究班。九三社员。曾在《金融导报》、《中国妇女报》做过记者、编辑,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协会员、山东散文学会副秘书长、济南市作协主席团成员、副秘书长。出版个人诗集《在夜的旷野上》、《让面孔呈现面孔》(与人合集)、《空中之巢》(与人合集)《二重奏:羽毛一样轻舞》(两人集)《漂泊的钢琴》《青苔上的月光》《徐志摩与济南》

网易考拉推荐

过年的新衣服  

2015-02-03 14:57:55|  分类: 随笔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济南时报》201523 B14   笔记   济南往事

 过年的新衣服 - 陈忠 - 陈忠博客:会呼吸的草地

 

过年的新衣服

 

陈忠


  儿时特盼着过年,过年就意味着有压岁钱,有肉吃,还有新衣服穿。
  记得是1973年的春节。
  一进腊月,零星的鞭炮声,让年味开始浓郁起来。一日,母亲从泉城路上的百货大楼扯回了一块藏蓝色涤卡布,说我是高中生了,要精精神神的,不能给家里丢人。随后,我就跟着母亲到了正觉寺街西头一家裁缝铺。裁缝是个很和蔼的小老头,见母亲领我进来,就说我长得眉清目秀,将来准是个秀才的料。母亲就笑道:啥秀才料啊,白长了一个大个子,是费布料吧?母亲嘴上没迎合,但我知道,她听了裁缝大爷的话,心里是很恣儿的。
  年二十九,母亲把做好的新衣服取回了家。我想穿上到街上显摆显摆,可母亲没同意,说要在年初一给人拜年时才能穿。无奈,只好用乞求的语气问母亲:那晚上睡觉我压在枕头下面行吗?母亲说把你弟弟看好,别让他闹,就答应你。
  年初一,天,还没大亮,我就被街上的鞭炮声惊醒了。父亲忙着把鞭炮挂在自家门前的晾条上,母亲捅开煤球炉子,准备下饺子。父亲每年都是我们四合院里最早起来放鞭炮的,他说要赶在别人家的头里。当时我也不明白,只是觉得是我们家里的鞭炮叫醒院子里的大人和孩子起床的。
  吃过年三十晚上包的饺子,拜年的人便络绎不绝起来。家家都为拜年的人准备好了烟、糖、瓜子、花生、茶水……那时拜年纯是一种民间风俗,没有一点儿拉关系、套近乎、谋私利的想法。那一声声“过年好啊”透着一种暖暖的温馨,一种浓浓的亲情,即使平日里关系闹得不和谐的人家,见了面也会眉开眼笑地问声:“过年好啊!”那时小孩子给人家拜年,是没有压岁钱的,到了每户人家,说些过年好之类的吉利话,人家就会给你两块糖,或者一把花生、一捧爆米花。
  临近中午时,我带着弟弟,到朝山街给爷爷叔叔姑姑们拜年,爷爷和三叔各给了我兄弟俩五毛钱,姑姑们还给了我们每人一挂一百头的小鞭炮。钱不多,鞭炮也不多,但还是很激动的,这毕竟是属于自己的“私有财产”,是不用上交到父母手里的。
  中午后,就和事先约好的几个要好的同学到同学家拜年。记得快到双福街张建九家时,我突然闻到了一阵烧布料的味道,接着,就有同学指着我新上衣右边的口袋惊叫道:你的衣服着火了。我忙低头一看,真的,我的右口袋里冒出了白烟。
  口袋里的火扑灭了,但烧了一个大黑洞。
  我的心,也像烧了一个大黑洞。我知道闯祸了,那年春节,父亲都没舍得做一身新衣服穿。
  再没心情去给人拜年了。
  沮丧地回到家,生怕父亲看见,就用手捂着黑洞,悄没声地溜进了家。好在父亲到同事家拜年去了,只有母亲和弟弟在家。母亲见我回来得这么早,刚想问,就发现了我古怪的神态,接着,看见了烧了一个大黑洞的新上衣。
  母亲问:怎么烧的?
  我哭着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坏孩子偷偷把炮仗扔进我口袋的,然后,就着起来了。
  母亲没再说什么,忙让我把上衣脱下来,换上了旧上衣。
  父亲晚上回来,看见我身上穿的旧上衣,也没问,只是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松了一口气,知道这顿揍是暂时免了。
  那时候过年,大人都有一个讲究:正月里不能说不吉利的话,说不吉利的话会招来祸端。脸上不能没有笑意,脸上没有喜庆的表情就预示一年没开心的日子过。还有就是,父母不能训斥孩子,即使孩子犯了过错也不能打骂。
  我也许沾了这个讲究的光。
  寒假过后,回到二中上课,同学们都穿着过年的新衣服,就连班里那个家境清寒的同学都有一件新衣服,就我还是穿着春节前的旧上衣。
  当同学的目光落在我的旧上衣时,我觉得很没面子。
  我很想给他们解释,说我有一件涤卡布料的新衣服,只是因为烧了一个大黑洞才没穿来,可他们会信吗?他们会觉得我很虚伪,会说你家没钱买新衣服,就不要找借口了。
  那件烧了一个黑洞的上衣,第二年的春节,母亲找那个裁缝改成了弟弟的新上衣。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