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忠博客:会呼吸的草地

陈忠作品选

 
 
 

日志

 
 
关于我

陈忠,男,曾用网名:散淡的人、雅戈、一枝笔、普度、隐鱼、姬枬等。1960年出生于济南,2007年就读山东大学作家研究班。九三社员。曾在《金融导报》、《中国妇女报》做过记者、编辑,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协会员、山东散文学会副秘书长、济南市作协主席团成员、副秘书长。出版个人诗集《在夜的旷野上》、《让面孔呈现面孔》(与人合集)、《空中之巢》(与人合集)《二重奏:羽毛一样轻舞》(两人集)《漂泊的钢琴》《青苔上的月光》《徐志摩与济南》

网易考拉推荐

卖官的柳县长  

2008-06-09 16:54:17|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篇关于某某县官卖官的新闻报道一编出来,安格就被老总叫到总编室了,虽说那篇关于阳和县柳县长卖官的报道不是安格写的,但他毕竟是编辑部的主任,出了差错他是有责任的。安格知道这件事情的背后肯定有问题,但他说不清楚问题处在哪儿,关键是现在怎么给老总一个交代。杨凯低着头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安格走过去,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就离开了编辑部。
  安格很清楚,那个柳县长卖官的事情肯定是存在的,半年前,他在阳和县采访时,就听当地的老百姓说起过。前几天,北京的一家报社的记者,在电子邮件里告诉安格,说县里有个干部手里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柳县长卖官的事实,而且,这几天,他就要从北京赶到阳和县做暗访,问安格去不去?安格手头正好有一件幼儿园中毒的事件等着出稿,他就派杨凯前去了阳和县。杨凯当天到了阳和县,在电话里告诉他说,他一到县招待所住下,县委宣传部的人就赶了过来,非要请他喝酒,杨凯说他是来探亲的,没有采访任务,坚持着没有去赴宴,可是,到了晚上,县宣传部的报道科的小马就拿着一个厚厚的信封再次敲响了杨凯的房间,说是县里的一点意思,如果没有采访任务,晚上他们就派车送他去他亲戚家。安格嘱咐道,钱千万不要动,采访的事情可以先和北京来的记者沟通一下。杨凯说,北京来的记者已被两个宣传部的“关照”起来了,到哪里去都有人跟着。安格觉得,柳县长卖官的事情一定不会有假,否则,县委宣传部的人不会这么高度重视,尤其是送钱的事情,更能说明这件事情已经牵扯到了柳县长和其他干部的神经。
  老总的脸色很不好看,他没有想往常那样让安格坐在他的办公桌前的沙发椅上,也没有将桌子上的香烟推到安格的跟前,他说,这篇新闻稿会捅大乱子的,安格你干了这么多年的新闻记者了,怎么就没有一点职业的敏感性?啊?你们有什么证据?我们的司法机关定性了吗?没有,既然没有,你们怎么能把这篇稿件发出来呢?亏了我昨晚值班看到了,要不今天发出来,我这个老总就不会坐在这里了。老总足足发了半小时的火,安格也抽了半小时的香烟。老总看着安格一脸不在乎的样子,说:我也知道,那个“柳大胆”的事情,也知道你们对有些卖官的官员恨之入骨,可我们的国家正在建设法治的社会,我们总不能凭着感情用事吧?好了,你回去吧,哦,那个学校中毒事件的稿子写出来了吗?抓紧写,市里很重视,明天晚上就要出来。安格见老总的话结束了,刚转身走时,老总又叫住了他,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一条红杉树香烟扔给了安格,然后就低头看起桌子上的文件来了。
  安格想,这个柳县长是很有来头的啊。听说,他正在活动着往省里调动。
  柳县长是个喜欢写诗的人,在中国很多文学刊物上,都能看到他的大名,据说,他之所以能在许多知名刊物上挂个理事,是花了很多钱的,一个评论家给安格说过,柳县长的诗歌研讨会在阳和县举办时,曾从北京请来了很多诗歌评论家,每个评论家的辛苦费一出手就是二万,有一个知名的诗歌评论家拿了五万。安格看过柳县长自己的诗歌网站,上面全是他的诗歌,再就是花钱请来的作曲家给他的诗歌谱的歌曲以及诗歌界大人物的评论文章。安格也是写诗的,对诗歌的好坏还是有所鉴赏能力的,柳县长的诗歌几乎全是大白话,一点意境都没有,可笑的是,他竟然在全县搞起了村村建诗歌基地,很多拿了钱的媒体,也摇旗呐喊地鼓吹了一阵子。杨凯说,他们那里的老乡,都说这个柳县长根本不想法子带动老百姓致富,一天到晚和报刊的记者编辑拉关系发诗歌。安格之所以不再写诗了,就是觉得有这些人混在里面,自己再在里面时间很悲哀的事情。
  去年,省里一家文学刊物给阳和县出了一套诗歌丛书,一个阳和县的作者来信告诉安格,这套丛花了三十万。安格后来找那家出版社的朋友一问才知道,那一套丛书也就花了十一万,至于其它的钱,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那个朋友还说,那套丛书,其实是套得别人的书号,网上是查不到的。
  安格暗想,一定把这个诗歌县长的事情搞清楚,说不定会搞出天大的新闻来的。
  回到编辑部,杨凯一看安格的脸上的表情和出去时没什么两样,也就没问什么,但他看见了安格夹在胳膊里的那条香烟,他的心放松了下来,他知道,肯定是总编送给安格的,这说明自己捅的大漏子已被化解了。他沉了一会儿,走到安格的办公桌前,说:安主任,今晚有事吗?我想请你撮一顿。安格说免了吧,你请我一顿,回家怎么交代?我可不想再去你家做调解员了。杨凯笑笑说,瞧你说的,我在家里就这么没地位?安格转过话头,说,你继续和北京的记者保持着联系,记住,要悄悄的,不要让别人知道了。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