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忠博客:会呼吸的草地

陈忠作品选

 
 
 

日志

 
 
关于我

陈忠,男,曾用网名:散淡的人、雅戈、一枝笔、普度、隐鱼、姬枬等。1960年出生于济南,2007年就读山东大学作家研究班。九三社员。曾在《金融导报》、《中国妇女报》做过记者、编辑,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协会员、山东散文学会副秘书长、济南市作协主席团成员、副秘书长。出版个人诗集《在夜的旷野上》、《让面孔呈现面孔》(与人合集)、《空中之巢》(与人合集)《二重奏:羽毛一样轻舞》(两人集)《漂泊的钢琴》《青苔上的月光》《徐志摩与济南》

网易考拉推荐

聆听爱情的“忠声”   

2007-10-22 22:48:49|  分类: 文学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是我的师妹写的一篇文章,作为我和另一个诗友诗集的个人小辑的前言。师妹是个很有悟性的人,她的文笔朴素、视觉独特,对我的拙作做了太多的美言,在此感谢师妹的辛苦了。)

 

聆听爱情的“忠声” 

 

焦文静

 

    陈忠是我在山大作家班上的班长和兄长。承蒙师兄的青睐,能够为他的新诗集和爱情诗写评论,作为藉藉无名的我来说,实乃是一种荣幸。

    陈忠有一副大家公认的好脾气,不温不火,不急不躁。诗如其人,也是含蓄着,隐忍着,不动声色着,给我们无限美好的想象空间。他的诗,隐约透露着他这个年龄的痕迹,有一些岁月的感伤和人生的顿悟;却又仿佛从纯真的二八年少时一径走来,透着不肯割舍的一股子纯真气息。有一次,他问我,“我老了吗?”知道他是玩笑话,所以也开玩笑说,“我是‘晨钟’,你是‘暮鼓’,你的名字叫错了”。但是话一出口,就后悔了。知道即将处于人生分水岭的年纪大抵有一种困惑,就是对时光流逝的无奈和对青春之美的诱惑。所以这样开兄长的玩笑有点过了,但是他却宽厚地笑着,不以为意。我赶紧补救,“不过你有一颗不老的诗心。”于是他就笑得越发灿烂了,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天真和开心。忽然我就明白了,“心底无私天地宽”,正是这种心灵的忠厚才哺育了他诗歌的真纯。

    《二重奏:羽毛一样地轻舞》,这个集子的名字很吸引人。是什么在诗歌里轻舞飞扬?又是什么能与生命交相辉映,奏出华美的乐章?是爱情!这就是“忠声”传达的意念,是陈忠不遗余力赞颂和讴歌的主题。他笔下的爱情既传统,又现代;既真实,又幻灭;既有爱,又有欲。或许,只有像羽毛一样轻盈的飞舞,才是这个世界上所有成年男人希望的爱情的模样,轻飘飘的,不落地的,只在乎过程,不在乎终点。不负重的爱情之旅,才会感到快意轻松。既然目的地不是爱情的彼岸,所以就顺水漂流,最美的都在路上。陈忠给出的就是一种感受美,一旦失去了这种感受,就面目全非,不堪一击。所以阅读陈忠的诗歌,一定要牢牢地抓住这种感受。让这种安静的幸福,静静地穿越视线,穿透耳鼓,抵达心室。

    D.H.劳伦斯说过,“男人工作的最好、最成功的时候,就是某个女人开始在他血管里点燃一小团火焰的时候。”男人和女人的这种吸引是一种生命的冲动,更是一种本能。赞美它,揭开爱情的冰山一角,露出的可能是纯洁,也可能是欲望。只有复杂的,才是真实的。在陈忠的诗歌里,我看到了这团小火苗,焕发着纯净之美和盎然生机,燃烧着热情却又不十分浓烈,刚好能温暖你却又不至于灼伤你,试探着,留连着,轻轻地撩拨着你的心弦。

    他的诗歌铺陈极其华丽,是很见文字功底的。“面含桃色的人已经走远;以水为舟的/已掬不起一树乱影的月色”(《落寞》);“不要给我绝望,不要让我洞悉到疼痛的真相/我真的不想在斑白的鬓角上再添些清霜”(《渴望》);“一首古曲,弹拨/在琵琶弦上;记忆的江面/黄昏。远帆/美人的笑脸/你卧石而眠/隔岸,三月烟花一片”(《蔓》);“我的惆怅是褪尽绿苔的青石板/梦里的一声啁啾呈现的是一抹月残/你是我凄婉如风的笛声过后的南飞雁/在静了不能再静的午夜瘦了寒夜的远山”(《咏叹》)。触摸陈忠的文字,像是摩挲一块上好的中国丝绸,华丽的褶皱和精密的线条里,能够感受得出语言的润泽度。如同一泓清泉,流淌在他笔下的文字,就像是这个在泉畔长大的诗歌的孩子一样,有着温润的泉水的气息。

    我最喜欢的是他的一些精致的小诗,意象很美,也很有灵性。比如《镜子里的桃花》。“镜子”代表虚幻,是空;“桃花”代表妖冶,是艳。镜子里的桃花,再美再艳,也是“空嗟叹”、“徒怅惘”,到头来只是落寞和感伤。这组诗咏叹的是记忆深处的无边落寞,“忧伤若水的女子,带着她烟花的落寞/临渊羡鱼;曾经以为,在泪水里看不见自己/像泛白的树叶,茫然,不知所措”(《忧伤》);也是他心灵深处的无际感伤,“所有的声音,都被轻描淡写,像爱情/呼吸,那么微弱;你是夜之花,你转瞬即逝”(《静美》)。他对爱情的呼唤落在绝望的纸上,压制着的激情在温柔地崩溃,不是北方的河流冰雪消融的一泻千里,是心底的潮汐涌向岸边礁石的冲撞击打,看似温柔,实则有力,一下一下,一字一句,撞击着你的心灵。就像老诗人塞风先生说的,“从心灵流出的,才能流进心灵。心靠近心,火焰势必燃烧在一起。”

     再如《爱情的悬念》这组诗。他用了很多繁复的意象来诠释爱情,考拉、树、游戏、午夜、钢琴、诗人、疯子、琵琶、古曲、远帆、美人、孔雀河、罗布泊、残阳、箫音、红唇……除了《朵儿》,每一组都是一幅诗意的场景,有声音,有画面,还有隐约的台词。《棋子》里的午夜、钢琴、女人,让我们不禁想象着那个不安分的女人怀揣着梦想,即将远赴遥远的国度。就像《海上钢琴师》里的1900,一生都在飘泊,爱情却没有着落。转身而去,把爱情的悬念留给他人,将美好的影像留在了别人的记忆里。《蔓》里的琵琶、古曲、远帆、美人,似乎呼之欲出,真实得触手可及,但是原来只是渴望的迷乱,像缠缠绕绕的藤蔓一样,不过是“卧石而眠”,梦境一场。《楼兰》里的孔雀河、罗布泊、箫音、红唇,是一种苍凉的美,幻境的美。孔雀河、罗布泊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充满故事,也充满诱惑。千百年来,楼兰的美和罗布泊的神秘,就一直引诱着热爱探险的人们去探索、寻觅,以致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爱情的美好和悬念迭生,也同样一直在诱惑着多情的人们。陈忠无疑是察言观色和捕捉细节的高手,对复杂情感的把握往往借助几个意象信手拈来,不经意间营造出一种简单明丽的效果。

    作为一个诗歌的外行人,不身在其中,是很难感受诗歌的激情的。其实,在此之前,已经很少读诗了。感悟也很浅薄,思绪也是支离破碎,信手涂鸦,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仅此希望借这篇小文向诗歌道路上执迷不悔、执著坚守的行者致意。

                                        2007年10月21日星期日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