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忠博客:会呼吸的草地

陈忠作品选

 
 
 

日志

 
 
关于我

陈忠,男,曾用网名:散淡的人、雅戈、一枝笔、普度、隐鱼、姬枬等。1960年出生于济南,2007年就读山东大学作家研究班。九三社员。曾在《金融导报》、《中国妇女报》做过记者、编辑,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协会员、山东散文学会副秘书长、济南市作协主席团成员、副秘书长。出版个人诗集《在夜的旷野上》、《让面孔呈现面孔》(与人合集)、《空中之巢》(与人合集)《二重奏:羽毛一样轻舞》(两人集)《漂泊的钢琴》《青苔上的月光》《徐志摩与济南》

网易考拉推荐

安格的故事1  

2005-12-03 06:03:19|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午饭过后,安格刚想趴在桌子上迷糊一会儿,于德利来电话,问安格能不能找个工商局的朋友,说他的公司被罚款了。安格没有接着答应下来,说我联系联系看吧。于德利说。哥们抓紧啊,这是最后的期限了。安格说你干什么都是急的,拉屎也要找到茅房坑啊,晚上吧,晚上叫着陆大新到撮一顿,到了再说吧。

于德利原来也是报社的,负责跑饮食口,前年突然就辞了职,自己做起了食品机械生意。当时我和陆大新都劝他考虑仔细了,毕竟报社在目前社会还是比较吃的开的,他说我看不惯那些傻X,我整天在外面跑新闻,那些在编的却他妈的喝着大茶致使我,大爷我不伺候了。安格说那家新闻单位都这样,聘用的都这个样,再说生意也不是想象得那么好做。

没想到,开业不久,于德利就赚了一把,买了辆富康车,并且在数码港商业办公大厦租了一套二百多平方米的写字间。可是,从去年下半年就不顺利了,先是别人该他的账,后来,他又欠朋友们的钱,闹心的是工商局的也好像看他不顺眼,三天两头找他的麻烦。“操,那些白眼狼,喂不饱啊,喝血不行,还要吃完我的肉再扒我的皮啊。”于德利发着牢骚,愤愤地。陆大新说:“当初就给你说不要慌着辞职,先干着,有个记者证带在身上,就是个护身符,怎么样?没辙了吧。”  

下班后,陆大新开着他的红旗车,接着安格到了坐落在西市场附近的“撮一顿”酒店。于德利已经到了,正在和一个女服务员套近乎。于德利到哪里的酒店都是这样,见着有点姿色的女服务员就黏膜。他会说山东各地的方言,总是先问人家是哪里的,然后就说“我们是老乡啊。”不过,他这一手还挺灵验的,很多新来乍到的女孩子还就真信他了。安格说他就这品位,都当老总了还停留在女服务员的档次上。就为这,他老婆都说他下贱,说看见他和那些女服务员套近乎就觉得丢脸,都不敢说自己是他的老婆,怕别人误把自己也当是饭店女服务员出身的。安格和陆大新走进包间,他还在津津有味地说呢,"……我们荣城的海参天下一绝啊,小时候我整天吃,你看,要不我身体这么好嘛,不像三十六岁的吧……"陆大新插嘴说, "像六十三的,怎么看怎么都像。”于德利这才看见他们两个人,咧了咧嘴,笑道:“二位哥哥,辛苦了!咱们今晚吃点什么?”安格说:“你吃海参吃腻了,就单独给我们俩上吧,姑娘,就来荣城的。”“好,小丽啊,就上荣城海参,咱哥哥想吃还犹豫什么?上!”于德利对女服务员吩咐道。“安格你就别惹他了,你没看见得利的脸都快没色了吗?你吓着他,今晚又得我们买单。”陆大新然后对站在一边的女服务员说,“就来一百块钱的标准吧,酒就不要上了,我们带着哪。”

菜没上来之前,陆大新让女服务员回避了一下,然后问于德利:“听工商局的老贾说,这次罚你的款,是为了你做假帐的事情,是这样的吗?”

“哥们,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是这事,我也没办法啊,没钱入帐,我不这样怎么办?”于德利苦着脸说。

“你那会计做假帐的水平太差了,是不是那个大学生?我早就说不行,不能看学历看模样,会计还是老的,工资多开没什么,可值得啊,你啊,上次我给你介绍的那个老大姐,帐作得多好啊,你小子想着办法让你人家开走了,我还不知道你是心疼那每月一千块钱的工资。”安格对于德利向来说话不躲躲闪闪的。

“安哥说得是,小弟后来也知道错了,可是——”于德利似乎有难言之苦。

“别给我说是你媳妇的主意,全是你的意思。”安格把于德利的话堵了回去。

“你小子啊,让我怎么说你呢,唉!”陆大新叹口气,说,“聪明是你,糊涂也是你。”

“不管怎么说,小弟的事情就拜托老哥了,我知道老哥能摆平的。”于德利见上来菜了,就举起了酒杯,说:“来,好久没和二位老哥在一起痛痛快快地喝了,今天我们就喝个云山雾罩吧。来,先干为敬,我先干!”

“别喝得五迷六道就行啊。”安格随后也喝完了自己的那一杯,“陆兄,你这酒不错啊,哪里的?没牌子啊,是不是直接从酒厂搞出来的?”“我现在很少喝有牌子的酒,还是这个好,不用担心是假货。”陆大新说着,又对于德利看了一眼,“明天你到工商局老贾那里,象征性地交点罚款,不交是不可能的。”

“好,明天我一定去!放心陆哥。”于德利的表情开始兴奋起来,说他打算招一批女模特儿作为公司的业务营销员,“我每个人给她发两千块钱的工资,然后,每做一笔生意,再提成百分之十五。要是下面的关系单位需要,也可以借给他们,但条件是每个人工资一月三千,这样我就可以落一千。” “我说你净想好事啊,好事都让你干啦,你小子是不是想靠色情来做生意啊?”安格笑道。 于德利嘿嘿一笑:“我可没这么说,是你想的啊。哎,安哥,到时候你出去拉广告,也可以带着她们,当然,我就不收你那一千了,哥们嘛,你就把你的广告提成给我个百分之五就可以了,怎么样?”安格点点头:“好,你现在越来越学的会做生意了,看不出,生意场上就是会磨练人哪。”“我也是为了哥们啊,彼此帮忙,都得益。”于德利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说,“今晚我们哥仨去红舞鞋会馆散散心吧,听说那里有很多花样,前天我的一个朋友给我说,那里有跳裸体舞的,还有裸陪的,都是些浙江一带的女孩子,条子特正点。”安格说:“今晚哪里也不去了,我要回家。”“怎么,给嫂子交‘公粮’?”于德利开玩笑道。“要不就是会请人?”陆大新也说哪里也不去了,并且告诫于德利近来什么乱七八糟地方也不要去,说公安局最近要搞些突击检查,别到时候惹出事来再找人。于德利见风驶舵地说:“那好吧,改日我请你们俩到青岛,那里也不错的,全活,才每人八百。”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