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忠博客:会呼吸的草地

陈忠作品选

 
 
 

日志

 
 
关于我

陈忠,男,曾用网名:散淡的人、雅戈、一枝笔、普度、隐鱼、姬枬等。1960年出生于济南,2007年就读山东大学作家研究班。九三社员。曾在《金融导报》、《中国妇女报》做过记者、编辑,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协会员、山东散文学会副秘书长、济南市作协主席团成员、副秘书长。出版个人诗集《在夜的旷野上》、《让面孔呈现面孔》(与人合集)、《空中之巢》(与人合集)《二重奏:羽毛一样轻舞》(两人集)《漂泊的钢琴》《青苔上的月光》《徐志摩与济南》

网易考拉推荐

像一只到处寻食的猫  

2005-12-02 23:39:13|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小娴居住的房子是租赁的。
   江小娴说是她亲戚的。她亲戚也是电视台的,因为出国学习,就暂时让她住了,也算是给她亲戚看家。安格一直不相信,从进她这套房子那天,他就隐隐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她的房间布置的很女性,简单,但温馨,但仔细一看,就会觉得不是居家过日子的装饰,家具都是新置办的,而且看不出曾经是居住过的。安格从来没有问过,不是不想问,只是觉得有些事情不过问反而比知道了更好一些。
安格是去年认识江小娴的,那时江小娴刚刚从大学毕业,来省电视台还不到半年,正在一档“聚焦”栏目做记者。一天,陆大新的前妻章红打电话给安格,说是她单位有一个女同事被她丈夫赶出了家门,大冬天的一个人就住在楼洞里,很惨的。安格放下电话就按章红提供的地址去了,到那里一看,果然看见那个女同事就住在楼洞里,一些家具就乱放在楼前的停车场。安格一了解,才知道那女同事的丈夫在外面有了新欢,两个人打得不可开交,婆婆也帮着她的丈夫说话,她就和婆婆动了粗口,丈夫知道后就往死里打了她一顿,然后,乘她上班的时候,把她的东西扔到了楼下的楼洞里,把家里的所有门锁都换了。安格正在采访当地派出所的民警时,江小娴就过来了,她的身边站着一个扛摄像机的小伙子。江小娴就问安格是哪家报社的,安格就报出自己是周刊的,江小娴就说我们联合做一个节目吧,安格当时没想什么,就答应了。后来播放的“谁踩拆婚姻的围墙?”纪实连续报道的稿子都是安格帮着写的,为了答谢安格,江小娴就在省电视台的酒店里单独请了安格一顿。就这样,安格和她有了后来的交往。
安格有半个多月没有和她上床了。
在这期间,安格给她打了很多次电话,她总是说在外地忙着采访。安格就隐隐觉得她是在找借口。刚刚和她来往时,总是她主动给他打电话,每次见面都是在她的家里,而且,每次都是把安格搞得精疲力尽。
电梯到十六楼停了下来。
安格按了一下门铃。
江小娴一边接听着手机一边开了房门,她朝安格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把房门关上。
“——我真的有应酬,改日吧,改日我请你老总。不过,可要说好了,你们公司赞助的事情可不能再拖了,哎,你们策划部的那个部长是你秘书的弟弟吧?够牛的啊,对我也是带打理不搭理的哦——好,就这样吧,我会抽时间给你打电话联系的。”
终于关上了手机。
“真烦人,整天就是些骚扰电话。”江小娴看了安格一眼,问道:“你喝点什么?”
“随便。”安格的回答有些生硬。
“你现在是名人了,肯定少不了骚扰电话。”安格开了一句玩笑,他不想把心里的不悦表现在脸上。
“什么名人啊,我都快被赞助的事情搞晕了,名人会有我这样累吗?”
“你新上的这档栏目怎么样?我看过几期,搞得不错啊。”
“现在搞栏目真的很累,我要是知道 ,当初真不该答应,还不如做记者轻松。”
“说是这么说,做记者也不这么容易了,我也是整天被广告任务压得喘不过气来。”
安格在江小娴开冰箱的时候,从她的背面看见了她浑圆的臀部,他有了些冲动感。
江小娴倒了一杯果汁,递给了安格。
安格接过来,又放在了茶几上,顺势揽住了她的腰,两个人倒在了沙发上。
安格的手放在了她的臀部上,慢慢地抚摸着。
江小娴没有像往常一样,应和着,但也没有拒绝。
就在安格的手准备深入她的内裤时,她从他的身上爬了起来,说:“今天不行,我来了。”
安格立马就没情绪了。

      安格离开江小娴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
  走出电梯,他感到自己像一只到处寻食的猫,好不容易闻到了一点腥味,转眼间,却被一只无形的手端走了。
   快走到电视台宿舍大门口的时候。有一个人和他打了个招呼,他定神一看,觉得有些面熟,就是想不起叫什么名字了。他只好微微点点头:“你好,这么晚了还出去啊?”
“我出来送个朋友,你这是——?”
“哦,我来找个朋友,要点资料。”安格打着哈哈。
“你可是好久没来了,很忙吗?”
“还可以吧,瞎忙。”安格自始至终也没想起那个秃头顶的男人是做什么的,他寒暄了几句,就告别了。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